经济学因诺德豪斯而变得主流

日期:2019-05-29编辑作者:术语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德豪斯是环境经济学领军人物,他推出一系列便于拓展的基础研究模型,终使环境经济学有效融入了主流经济学。罗默的贡献在于设计了一套内生增长模型来研究经济增长决定因素,开辟了内生增长模型道路,复兴了这个重要的经济学分支。

  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将本年度奖授予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罗默(Paul M. Romer)丝毫不让人感到意外。这两位学者多年来都是诺奖预测榜单上最热门的人选,甚至前两年有机构闹出乌龙,不慎把提早做好的庆祝罗默获得诺奖的网页放出,引出笑话。

  严格地说,这两位学者的研究方向并不一致,诺德豪斯是环境经济学领军人物。几十年前,环境经济学并不像今天这般炙手可热。即便当时已有人注意到资源耗竭的威胁,环境恶化、资源短缺与经济发展的矛盾日益突出,但因缺乏趁手的经济学工具而难以研究。诺德豪斯带领团队,综合了许多跨学科的研究成果,推出一系列便于拓展的基础研究模型,终使环境经济学有效融入了主流经济学。

  罗默的贡献主要在于“内生增长理论”。经济学家在上世纪中期提出了包括索罗模型在内的一系列经济增长模型,但这股研究热潮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逐渐降温,因为大家发现设定增长要素为外生的模型与现实不符,缺乏说服力。就在此时,罗默发表了一篇影响力巨大的论文,设计了一套内生增长模型来研究经济增长决定因素。他发现,人力资本、创新以及知识投资有重要影响,从而开辟了内生增长模型道路,复兴了这个重要的经济学分支。

  诺奖委员会这次别出心裁地找出他们的一些共同点,把奖金同时颁给两人。这不是委员会第一次这么做,过去曾不止一次把奖金颁给两位学术观点对立的学者,争议更大。而委员会每次对不同领域学者颁奖,都会给出一番理由。让我们重新审视一番这些已被经典化的学术研究吧。他们两人至少有以下这些共同点。

  第一,他们都拓展了经济学的研究边界。过去的经济学研究,总把自然作为研究人类活动的前提条件或约束条件,诺德豪斯意识到,人类活动已在某种程度上极大影响到了环境,不可再将其视作外在不变因素。就这样,环境开始进入经济学。罗默的研究则指向了创新和知识问题。过去外生经济增长模型,更多地关注资本、劳动力等可见、可测量因素,而在内生增长理论中,知识这种难以把握的因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外生增长理论已陷入困境,罗默的工作促使经济学家不得不认真对待那些不易处理的创新和知识问题。

  第二,他们都研究了长时期、大范围的根本问题。世界变化越来越迅速,而多数经济学家只能关注短期、局部问题,而环境尤其全球暖化是个全球性问题,涉及很多生态科学成果,研究起来极为困难。近几十年间,众多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经历了颇不相同的增长路径,有得有失,此中存在大量需要解释的现象。

  第三,他们都发明了内生化模型,为以后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在诺德豪斯的模型中,环境影响人的经济活动,反过来,人的经济活动也影响了环境,两者复杂地互相影响。而罗默关注的创新和知识问题,也同样地内生于经济活动。大家都承认创新重要,但知识创新这种要素无法像资本那样明确地被创造或引入,只能透过建设有利的环境,等待知识创新自发地涌现出来。所以,他们两人的贡献都是方法论层次的贡献,是后人研究的基石。

  这两位经济学家从不盲目跟风,总是盯住自己关心的大问题,持续不懈细致探究。

  诺德豪斯师从萨缪尔逊和索罗两位巨匠。他从1967年起一直在耶鲁大学任教,1973年被聘为终身教授。现在全球所有经济系学生大都读过萨缪尔森经典教材《经济学》。这本风靡全球半个多世纪的教材,每隔数年就出修订版,补充吸收学界最新发现,在萨缪尔森生前总共出了十九版。其中大多数修订版都是由诺德豪斯协助萨缪尔森修订完成的。

  诺德豪斯认为有必要发展出一套普遍使用的、整合了各个生态科学和经济学的定量模型,在此基础上对日益紧迫的环境问题加以评估,这就是他后来大力倡导的DICE和RICE模型。他用这些模型做了大量实证研究,为控制温室气体、设定碳排放目标等国际合作提供了的科学依据。

  但诺德豪斯并不愿因政策目的而牺牲客观独立的学术立场。2006年,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特恩发布《斯特恩报告》,提出气候变化对全球造成极大威胁,全球必须联手,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诺德豪斯虽然跟斯特恩关系密切,但却很不客气地指出,《斯特恩报告》在模型建构、逻辑推导等诸多环节存在严重缺陷。

  诺德豪斯认为,目前的科学证据不能否认全球暖化与人类活动之间的关联,但也不能强有力地支持这一点。激进地推行管制手段,有可能对经济造成巨大伤害。依据现有的研究成果,我们应利用碳税等更为市场化的手段,逐步推进经济活动朝向适应气候变化的模式转变。

  罗默的成名作是1986年与1990年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发表的两篇有关内生经济增长的论文,直到今天仍属引用率最高的宏观经济学论文之列。罗默将他的发现归为“创意的宏观经济学”,与之前的“商品的宏观经济学”区分开来,引起大批学者追随。

  罗默认为,现在的宏观经济学虽然充斥着极为精巧的数学模型,运用海量的计算机计算能力,但这些模型缺乏经济学基础,在逻辑的第一步就出了问题。宏观经济学在过去二三十年里不进反退。这引起强烈反弹。罗默批评的卢卡斯、普雷斯科特、萨金特等知名宏观经济学家都是诺奖获得者,也都是罗默的师友,纷纷反击。罗默对此并不后悔,他明确表示,科学比朋友来得更重要。

本文由经济学因诺德豪斯而变得主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经济学因诺德豪斯而变得主流

长江学者、上海交通大学耿涌教授为我院师生做

2018年4月19日上午,在重庆大学B区经管学院105会议室,长江学者、上海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耿涌教授应邀...

详细>>

人口、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学科建设研讨会在沪举

2017年12月10日,由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主办的人口、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学科建设研讨会在沪举行,来自全国设有人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