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858.com里程碑!中国海空军亲兄弟明算帐军改

日期:2019-08-20编辑作者:武器库

  前几天我们谈了正在俄罗斯中部梁赞州佳吉列沃空军基地举行的“航空飞镖-2019”空军军事竞赛,本次竞赛也是空军航空兵与海军航空兵的歼击轰炸机部队首次联合组队参战,在某种意义上可谓是自“脖子以下”军改后,空军与海航在任务范围拓展方面的里程碑

  当然很多人觉得不以为然——两支航空兵使用的战机型号是基本一致的,配套的武器是旗鼓相当的,空军航空兵理论上也要承担航空反舰任务,这怎么就成“里程碑”了?

  其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与海军航空兵建军之初,由于二者所承担的战役战术任务存在相当程度上的同质化,“两航”部队在实质上是搞“联合作战”的,只不过这种“联合作战”更相当于接力性质的“各管一块”:1950到1970年代初空军与海航部队在东南沿海地区的主要任务是啥,一是国土防空,二是国土防空,三还是国土防空。

  在国土/要地防空作战中,我航空兵部队采取的防御模式还是比较典型的“条条分割、分片包干”,即:在军区一级建立统一的航空兵指挥部,然后下属各航空兵指挥所各管一块,指挥所下属的诸航空兵师分一级,师下属的旅/团再去“分兵把口”。在这种作战体制下,我空军与海航部队在大海方向形成的整体防御态势是:三大舰队的海军航空兵指挥所负责某个海区战略方向上的海上防空拦截,而进入沿海/内陆地区后,防空拦截任务则交与各空军航空兵指挥所进行。

  从比较宽泛的角度说,这种“海航部队-空军航空兵移交防区”的“接力拦截”模式也可以算是海空联合作战,但如果我们把考察尺度放严格一些,就会发现这种“联合作战”距离将两个兵种合二为一、最大限度发挥战斗力差得远。

  首先,在作战协同上面,由于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的指挥引导系统互不统属且不通用,二者之间的作战协同是需要层层上报并下传的。从海军航空兵师级单位上报到舰队指挥所,舰队指挥所再上报军区航空兵指挥部,军区航空兵部门再下达命令到具体的空军航空兵师,师才能引导空军歼击机进入具体的拦截方向。

  其次,在态势感知方面,由于当时的军区干线网络带宽有限,各警戒雷达阵位性能也很有限,军区雷达兵处缺乏自动航路描迹设备,这种“联合作战”模式其实也就能应对落单目标或小集群目标,一旦出现高速目标或大集群敌机需要处理大量空情数据,军区一级的雷达兵网络被塞死是常有的事情,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各师团会陷入“各打各的”窘境,自然也别谈啥联合作战了。

  同时,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海军航空兵与空军航空兵所承担的使命任务开始出现分野,在一定程度上还加剧了二者“各自为战”的程度:我们都知道,海航部队除了需要承担大海方向上的防空拦截任务,还需要承担航空反舰任务,当然空军航空兵部队“理论上”也需要承担航空反舰作业。在上世纪70到80年代两个兵种装备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这种分野还没有明显地显现出来,毕竟那时候的航空反舰都只能靠战术飞机去扔铁炸弹或打火箭弹。但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情况有了变化。

  从海军航空兵的角度来讲,1980年代末海军航空兵部队拿到了个位数的轰-6丁型战役轰炸机,是“两航”部队中最早可以携带反舰导弹的机型,配套的是射程100公里左右的YJ-6型空射反舰导弹。

  而1999年之前海航部队又拿到了十几架歼轰-7型歼击轰炸机,可以携带射程45公里左右的YJ-8K型反舰导弹。在此基础上海军航空兵的航空反舰能力顿时咸鱼翻身,通俗点说就是“长本事了”——居然有了可以携带反舰导弹的战机,比以往使用铁炸弹或火箭弹凌空猪突敌舰高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相对应的,从空军航空兵的角度来讲,一直到21世纪初,实际上都没有拿到能够携带反舰导弹的战术飞机——无论是老旧的歼-7B系列还是新锐的歼-8B/D系列,抑或是最先进的苏-27SK/UB,都没有任何携带精确制导武器的能力。

  而在空军2001年好不容易拿到了38架最新锐的苏-30MKK之后,面临的首要问题是:需要这些战机去在台湾海峡上空承担繁重的战役纵深遮断任务。因此使用反舰导弹去搞航空反舰任务自然就需要往后推推了。

  二者结合起来,就导致了1990年代末期一个比较奇葩的局面——空军航空兵尽管理论上需要去搞航空反舰,但实际上很少演练相关科目(毕竟都是铁炸弹,练了也没用);海军航空兵尽管理论上也需要承担一定的战场遮断任务,却因为航空反舰任务全指望海航部队,任务过于繁重,其余的空面打击训练科目也很少组织实施。所谓的“任务通用,联合作战”因为这样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各管一块,各自为战”。

  我们大家都知道,“要是一开始就走歪了路子,那就别想得到好结果”,海军航空兵与空军航空兵在90年代末期到21世纪初兵力建设上出现的分岔也在极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后续的战斗力建设——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列装的第三代战斗机越来越多,以歼轰-7A为代表的战斗轰炸机两个军兵种都列装了100架以上,但在战役战术任务上依然还是老样子——各管一块,互不干涉。

  空军航空兵部队几乎很少装备YJ-83K这种反舰导弹,“飞豹II”主要的对地挂载一般都是K/AKD-88或者K/AKD-91这种空对面导弹/反辐射导弹,要不就是500公斤级激光制导炸弹或复合挂架携带的250公斤低阻重力航弹;海军航空兵部队也差不多,极少能看到“飞豹II”携带空对面导弹,而都是以YJ-83K/KH示人。

  这一事实上的“专机专用”极大地限制了两个军种战斗力的提升,尤其是在压力非常巨大的航空反舰作战方面,竟然有超过一半以上的战斗轰炸机既没有组织过发射反舰导弹的训练,也没有相关的弹药器材储备,事实上无法承担反舰任务,各主要威胁方向上的航空反舰只能依托每个舰队的2个“飞豹”团加上1个轰-6团,实力是根本不够看。

  当然,我们能够看到,目前伴随着“军种主建、战区主战”体制的逐步理顺,先前制约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联合作战、通训通用的多个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

  由新一代三军高速数据链组织的作战网络可以有效地接入空军/海军航空兵的大多数作战节点,确保将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的战机同步组成一整片“作战云”,在战区乃至指挥所一级的层面上组织联合进攻战役。

  而海、空军空情引导、装备保障的通用化则进一步降低了两个军兵种战机联合作战与协同保障的难度,让以往只存在于我们设想中的“海航战机可以利用空军航空兵的场站设施加油挂弹而后迅速起飞”不再受到军兵种界限的影响。

  同时,伴随着军改后“新质战斗力”的建设,海军航空兵战机开始携带激光制导弹药演练空军航空兵训练科目的浅近纵深战术遮断乃至战场遮断任务、空军航空兵战机开始携带YJ-83K型反舰导弹执行航空反舰任务都已经出现,此次在“航空飞镖”任务中上阵参战的海军航空兵歼击轰炸机,就是这一逻辑的最新体现。

  总的来说,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讲,海航部队与空军航空兵实现任务通用,联合作战,都会对我军的A2/AD(区域拒止与反介入)能力与对主要威胁方向上的遮断能力形成质的飞跃,甚至可以说我军遂行两大主要使命的能力“直接全部乘以二”,都丝毫不为过。

  伴随着军改向纵深推进,海空联合、攻防兼备建设还能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www.4858.com里程碑!中国海空军亲兄弟明算帐军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www.4858.com里程碑!中国海空军亲兄弟明算帐军改

中国空军有哪些机各自优势是什么?这里告诉你

中国空军是世界上比较强悍的一支空中力量,目前,排在美俄之后,列世界第三位 中国空军装备的飞机门类和型号比...

详细>>